何建明:良知和温度是报告文学存在的根

  何建明:良知和温度是报告文学存在的根

  1978年,有一个作家和一部作品对何建明的人生产生了影响,那就是徐迟的《哥德巴赫猜想》。当时还在军队做新闻报道的他,开始对报告文学产生兴趣,一干就是沙皇国际41年。

  这41年,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41年,几乎在每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,何建明都用笔记录。作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,何建明41年来完成了50余部以长篇为主的报告文学作品,陆续写出了《永远的红树林》、关注三峡工程建设的《国家行动》、抗击非典内容的《北京保卫战》、讲述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的《生命第一》、记录利比亚撤侨的《国家》……

  “我时常想,一个作家,40年能干点什么?有人写一部作品就奠定了他伟大的基础,但是报告文学的文体并不一样。我在创作实践中经常发现,今天讲的故事很精彩,但到了明天,我又发现了更精彩的故事。不写,恐怕对不起自己,也对不起这个社会。”何建明说。

某某摄影
Photography
咨询热线
在线预约
TOP